Pages Navigation Menu

香港浸會大學傳理學院新聞系學生刊物

深圳七油庫資料欠透明爆炸或波及香港

天津濱海危險品倉庫爆炸事故造成重大傷亡,雖未有直接影響香港,但與香港僅一河之隔的深圳有七座油庫,一旦發生重大洩漏或爆炸事故,毗鄰的香港或受波及。有學者指出內地油庫雖有監管機制,但質疑相關部門有否嚴格執行條例。

記者:許芳文、何郁慧 編輯:郭燕美

深圳有七座屬大型危險品倉庫的油庫,本文將以其中兩座位於南山區,廣受批評及庫容最大的油庫作探討。中國石油化工有限公司深圳蛇口油庫距本港天水圍僅約七公里,而深圳中石油美視媽灣油港油庫亦只相距約十四公里。記者走訪發現,當地地圖並沒有標示出油庫的確實位置,居民亦難以得到有關油庫的全盤資訊。本港消防處危險品處理課發言人表示,消防處暫時沒有深圳油庫的具體資料,油庫儼如隱藏於鬧市中的「計時炸彈」。現場所見,運油車多次穿梭於住宅區,居民的安危時刻受到威脅。

中國《危險化學品經營企業開業條件和技術要求》規定,大中型危險化學品倉庫選址應與周圍公共建築物、交通幹線(公路、鐵路、水路)、工礦企業等距離至少保持一公里,但就沒有相關法例規管。香港浸會大學生物系教授翁建霖不諱言:「大陸的條例在書面上是寫得很嚴謹,但執行上就未必做到。」

油庫資料欠透明 外人可輕易進入

另一個位於南山區的蛇口油庫主要儲存汽柴油及液化石油氣,根據公開數據顯示,該油庫容量達3.8萬立方米。與其一街之隔便建有大量商品住宅、商鋪以及醫院,但民眾對油庫並無危機意識,亦無從找到油庫的資料,如存放的油類品種、數量,及其危險程度。居住在油庫對面百餘米小區的外籍家庭表示,知道附近有「Petrol factory(石油工廠)」,但對於安全隱患並沒有直接回應:「I can’t tell how dangerous is.(我並不能說明有多危險。)」當記者指明地點問及是否有油庫時,鄰近的百貨店鋪老闆只是連番說「不知道」,並且立刻落閘,拒絕再回應。

美視媽灣油庫位處赤灣的工業區,除設有大型油脂公司,亦有貨櫃碼頭,附近更不乏民居建築。各油脂公司互相毗鄰密度高,記者發現有油脂公司的油倉距離行人路不足二十米,雖油庫有明文規定:「閒雜人員禁止入庫」、「嚴禁攜帶火種和其他易燃、易爆物品入庫」,但外圍僅設有兩米高的圍欄,外人可輕易爬進油倉或從空隙向內拋擲煙頭,如引發事故行人或會受到無妄之災。工業區與民居最近距離不足三百米,貨櫃碼頭相距僅一點二公里左右,以天津爆炸事故核心災區二至三公里為例,如該油庫發生事故附近設施難以倖免。

學者:若爆炸濃度高 粉塵或飄至香港

香港浸會大學生物系教授翁建霖表示,油庫的易燃物質如洩漏或爆炸會釋出有機化合物並在大氣中散發。以蛇口油庫為例,該地距離本港西北部邊境僅約七公里,「如果爆炸一刻濃度高,粉塵隨著風向有機會飄落香港」,如散落土壤會造成污染。但翁認為環保署要監測有機化合物的難度高,當監測到有高濃度含量時亦代表為時已晚,「有機化合物一旦監測到便是大量洩漏。」

由於內地危險品倉庫的資訊缺乏透明度,中港公眾無從得知油庫中易燃、易爆物品的具體資料,一旦發生事故禍延本港,各部門應對將難上加難。油庫爆炸有機會造成土壤和水源的生態影響,香港與深圳僅一河之隔恐怕會受影響。油庫爆炸形成的毒雲和黑雨,如液化石油氣含有丙烷、丁烷、丁二烯、異丁烯等有機化合物,隨著雨水和風向對周邊環境的影響將擴大。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6 × thre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