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Navigation Menu

香港浸會大學傳理學院新聞系學生刊物

無黨派政治素人參選 為居民發聲

無黨派政治素人參選 為居民發聲

今屆區議會選舉多了一批零從政經驗的「政治素人」挑戰建制派,令選情增添變數。參選離島區長洲南的梁國豪是長洲歷來最年輕的區議會候選人;大埔墟則有家庭主婦蔡咏梅參選,挑戰當區。二人均眼見區內只得一位建制派候選人即將自動當選,便以獨立身份參選,為的只是心繫該區,為居民發聲。

記者:陳頴詩   編輯:杜世安

 

 

梁國豪

29歲的梁國豪是長洲歷來最年輕的區議會候選人,雖從政經驗不足,但其年輕及有活力的形象得到不少街坊支持。(陳頴詩攝)

29歲的梁國豪是長洲歷來最年輕的區議會候選人,雖從政經驗不足,但其年輕及有活力的形象得到不少街坊支持。(陳頴詩攝)

長洲小伙子 以年輕作改變

年輕人從政從來不易,29歲任職籃球裁判的梁國豪表示自己在雨傘運動影響下,開始理解政治。他繼而希望專注改善長洲問題,才得出參選這個決定,「有想過從政,但沒有想過這麼年輕。」競選期間,梁國豪揹著旗幟走在長洲街頭上,不少街坊均主動跟他聊天。居民雖然記不了他的名字,但卻以「後生仔」作稱呼。

問及年輕對他是否一個優勢,他卻直言年輕是「雙面刃」。他認為,年輕人的優勢是在於令長洲與香港其他地區更多連接,除了自身的活力外,他亦透過參加遊行等社會運動,更加了解社會,「我認為自己是比較接近現在的文化,而當我經歷過體會過,自然會希望令到更多長洲街坊去理解這個社會。」因此,雖然只是初次參選,但他認為自己有拼勁和決心為長洲帶來改變,「因為我想,所以我做。」然而,另外兩位候選人分別是現任區議員及前區議員,知名度及從政經驗均較他優勝,梁國豪坦言自己知名度不足,「曾被人誤會不是長洲人,甚至被質疑是空降參選。一來因為自己面孔陌生,自己又比較少參加街坊會的活動工作。」

爭取改善渡輪問題

長洲作為香港其中一個旅遊熱點,每逢假日都有大批旅客到訪。梁國豪指有不少居民投訴需「排長龍」乘船,早在2014年就於網上發起簽名行動向船公司反映問題。渡輪作為長洲人唯一的對外交通,他認為船公司可以設立長洲居民優先通道或月票通道,「無論當選與否,都會繼續理解及跟進長洲大大小小的民生問題,而船是最重要的。」

梁國豪揹著印有自己樣子的旗幟走在街頭宣傳。(受訪者提供)

梁國豪揹著印有自己樣子的旗幟走在街頭宣傳。(受訪者提供)

 


 

蔡咏梅

47歲的蔡咏梅希望作一個榜樣,證明即使自己只是一名家庭主婦,也可以參選區議會,為社區出一分力。(陳頴詩攝)

47歲的蔡咏梅(右一)希望作一個榜樣,證明即使自己只是一名家庭主婦,也可以參選區議會,為社區出一分力。(陳頴詩攝)

大埔墟「師奶」 由小社區走進政治

「不能計較得失,不能計較風險,總要踏出第一步。」大埔墟候選人蔡咏梅是一名全職家庭主婦,她從沒想過會踏入政治,只希望以自己20多年的居民身分,為社區帶來轉變,令更多人可以關心社會。她認為社會需要大家一起改變,「我只是想著向前走,不理會結果。我希望我自己作為一個模樣,既然連師奶都可以走出來,那你呢?」

部分人認為區議員應該由專業人士擔任,蔡咏梅對此毫不認同,認為自己十分合適參選區議會。「師奶也可以有專長,我們的脈絡很廣,透過不同的居民互相溝通。」她指出,本身是律師的現任區議員,其社交圈子及社會經驗都與自己不同,較少機會與街坊直接接觸。而她身為「師奶」的優勢是更清楚居民的需要,不會「離地」。「現任議員可能是硬件上做了很多事,但多爭取多少條小巴線,是否真的最重要呢?」她希望一反過去市民認為區議員由專業人士出任的觀念,建立人與人互助的關係,做多些「軟性」的新事情,例如「社區共享」,居民互相把不需要的東西拿出來交換。

參與社區活動 撐傳統小店

居住於大埔墟多年,令蔡咏梅熟悉區內各項事物。她過去一直都接觸不同街坊,又曾在大埔社區學堂做導賞員,參與各種社區活動,「每一個政綱都是自己生活的體驗,經常會想如何可以更加好,如何改善。」蔡咏梅笑言,很喜歡大埔墟這個社區,盼社區能夠更加公平,而非「一面倒」被地產霸權壟斷,「大埔墟有很多具歷史,有故事的小店,作為生活在這裡的居民,我也希望保留小店。」無論當選與否,她表示會繼續參與各種社區活動,例如推廣環保、社區互助,「這次參選令我學到很多,例如第一次受訪問,第一次站在街站被提問,這些都要學如何應對,當然,也發現大埔墟是一個很好的地方。」

(註:長洲南選區候選人另有獨立候選人林潔聲及經民聯的鄺官穩。大埔墟選區另一參選人為民建聯的李國英。)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seven =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