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Navigation Menu

香港浸會大學傳理學院新聞系學生刊物

【228新界東補選】梁天琦 初生之犢不畏虎

【228新界東補選】梁天琦 初生之犢不畏虎
本土民主前線梁天琦,是立法會新界東補選7位候選人中年紀最輕的。那張帶點稚氣的臉上戴著一副黑框眼鏡,兩隻不大的眼睛在鏡片後閃著亮光,嘴角總是緊緊閉著,給人靦腆大男孩的印象,沒想到他談起話來卻是滔滔不絕,判若兩人。他坦言曾經灰心失意,也因為政治立場和家人出現意見分歧。但他堅定的說,希望自己能成為引路者,改變政治生態。
記者、攝影:莫詠儀   編輯:黃心悅
家人啟迪 惟彼此越走越遠
梁天琦的父親是歷史教師,從小教他關心時事,向他灌輸歷史知識,所以他從小已留意政治新聞。2008年,他開始瞞著父母走上街頭參與社會運動。他憶述,黃毓民令他發現政治可以有另外一面,「中學時,我翻閱全部議會發言記錄,尤其是黃毓民(笑),他的說話啟蒙了我很多。」從那時開始便熱衷於政治。
以前他與父母政治觀很相近,彼此的共通點是反共,「但自從雨傘運動後,我對泛民完全失去信心,和父母的看法亦開始出現分歧,尤其是對於中國的立場和身分認同問題。」他的父母從小受中國文化薰陶,中國人身分根深柢固,但本土派只承認香港人身分,矛盾頓生。
梁天琦坦言父母一直希望他從商,反對他參政,但他卻沒顧慮太多,「若凡事都顧慮,雨傘運動時我就不會出現。有時候為達到理想必須作出犧牲,沒有付出怎會有收穫?」他爽快地答,「假如從政必須犧牲和家人的關係,我認為這是值得的。」他又指面對極權政府時,要自己做任何事都可以。
曾心灰意冷 但從無動搖信念
本土民主前線欠缺人手、資金等,加上他是政治素人,經驗、知名度不足,令他在選舉過程中曾心灰意冷。「早前忙於處理港大罷委會事件、接受媒體訪問、出席選舉論壇、電視節目、制訂政綱,每天只睡3小時,真是『做到痴線』。」訪問當天,他接受多個媒體訪問,直到傍晚才有時間吃晚飯,「當時脾氣變得很暴躁,覺得做很多事情都看不到有甚麼成果。當你走到街上,一切依舊,不知道你做的事情對社會有甚麼改變,令人很想放棄。」他坦言,這一切都讓他感到沮喪,但卻無動搖他的理念。
梁天琦在鏡頭前十分緊張,表情生硬,顯然未習慣成為公眾人物。「我覺得面對鏡頭、想好台詞對白很辛苦,好像一個演員般,我最討厭偽裝。」他笑說自己獨白好像讀書般生硬,重溫做過的訪問亦受不了自己,「我想盡量用自己的方式說話,而不是一面對鏡頭就背台詞。」他認為成為一個政治人物最辛苦的是與人交涉時,言行舉止要很小心,稍有差池便鑄成大錯。他的助理形容他是一個孩子氣的人,不懂照顧自己,但工作時又截然不同,是個雙面人。
若今次選舉成績好,梁天琦指他會考慮參選來屆立法會選舉;但若成績不佳,他會退下來讓更適合的人去參選。

若今次選舉成績好,梁天琦指他會考慮參選來屆立法會選舉;但若成績不佳,他會退下來讓更適合的人去參選。

 
期望改變政治生態
看到這次新界東補選候選人只有泛民和建制,他毅然決定參選,「上屆區議會選舉出現許多新組織,但這次新界東補選又變回舊有政治角力模式,這樣下去香港政治是不會有進步的。」他指,唯有更多不同立場的人走出來,才會出現政治理念上的對碰,又希望自己參選能帶動更多選民留意各候選人的政治論述,而不是「含淚投票」。
「小時候覺得議員們很厲害,但長大後看到他們的言行舉行,才發現很多議員不外如是。他們的政治理念、對未來的想像都很空洞,根本沒有進步過,『當份工咁打』。」說時,他流露出真切的眼神。「但我覺得從政不應如此,你應該帶領人們走向更美好的未來,啟迪更多人,給他們一個目標去追隨。」
「我們每一個人都身處溝渠,但總有一群人會看著星空。」梁天琦眉頭深鎖,認真道。
(新界東補選參選人除了梁天琦,還有民建聯周浩鼎、獨立方國珊、新思維黃成智、獨立梁思豪、無黨派劉志成以及公民黨楊岳橋。)

 

One Comment

  1. 我也是國民黨軍官的女兒,本人很明白香港的處境,香港有你更多的一代,才桿為香港民主的將來。

    為香港民主加油啊!我門全家支持你!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one + 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