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Navigation Menu

香港浸會大學傳理學院新聞系學生刊物

「三不管」地帶引蚊患 各部門互卸責任

「三不管」地帶引蚊患 各部門互卸責任
政府多年來持續進行防蚊工作,惟登革熱個案數字逐年上升 。據衛生防護中心數據,個案由 2011年的30宗上升至2015年的114宗,增加近4倍。截至今年3月10日,已出現19宗登革熱個案,全部均由外地傳入。在蚊患情況較嚴重的地區,有區議員指斜坡由跨部門管理,同時一些私人地方環境衛生惡劣,政府部門推卸清理及滅蚊責任,致蚊患依存。
記者、攝影:梁穎端  編輯:申開顏
斜坡清潔不足 政府推卸責任
根據食物環境衛生署統計的白紋伊蚊誘蚊產卵器指數,藍田去年5月高達33.3%,屬三級程度蚊患,成為「全港之冠」。觀塘區議員姚柏良指,藍田平田邨和康雅苑附近山坡成為區內蚊患源頭,不論如何加強邨內滅蚊,終究未能防止蚊蟲滋生。斜坡與民居僅相隔一道欄杆,儘管白紋伊蚊的飛行能力只有約100米,亦容易叮咬居民。而在旁靠近康雅苑的斜坡屬地政總署管轄範圍,當中有自然溪澗及非法種植的樹木,並有數個被樹葉枯枝堆塞的坑洞。記者現場所見,靠近平田邨的斜坡衛生環境惡劣,有不少枯枝外,植被上亦堆積不少膠袋、膠樽等垃圾。姚柏良稱,地政總署一年只到此簡單清理一次,未能解決蚊患。
滅蚊工作連年因各部門互相推卸責任而受阻。區內平田邨平仁樓和平旺樓一帶,分別由地政總署、房屋署、政府和私人物業管理機構負責管理和維修,靠近啟田道的斜坡則由路政署負責。姚柏良曾要求食物環境衞生署(食環署)到斜坡滅蚊,但食環署回應指斜坡超出其滅蚊範圍。當要求地政總署處理其負責的斜坡蚊患時,地政總署則稱滅蚊工作由食環署負責。其後姚邀請兩署共同商討斜坡的衛生和蚊患問題,惟至今仍未有實質的解決方法,斜坡衛生環境依然惡劣,他指責政府部門不應「各家自掃門前雪」。
管轄部門不明確 成「三不管」地帶
大埔區議員劉勇威形容大埔運動場和大埔運動場壁球及網球中心之間的空地為「三不管」,早前沒有政府部門負責該處的滅蚊工作(攝影:梁穎端)

大埔區議員劉勇威形容大埔運動場和大埔運動場壁球及網球中心之間的空地為「三不管」,早前沒有政府部門負責該處的滅蚊工作(攝影:梁穎端)

 

除斜坡外,有部分地點亦未有明確的管轄部門,令滅蚊工作久久未能執行。大埔運動場和大埔運動場壁球及網球中心之間的空地雜草叢生,容易滋生蚊蟲,地政總署早前派員除草後,情況才有所改善。大埔區議員劉勇威形容該地為「三不管」,早前他曾要求康樂及文化事務署、食環署及地政總署到場改善環境衛生,但3個部門均指該地不屬其管轄範圍,其後地政總署才表示該地由他們負責。
現時該處交由食環署負責滅蚊,食環署外判的清潔承辦商主管曾先生表示,每星期會滅蚊一次,主要工作為挖掘溝渠內的污泥和垃圾,防止積水。在未能完全清除積水的地方,則會使用蚊油或蚊沙,防止幼蟲成蚊。不過,該地近網球場旁,仍有一條長滿雜草的小巷未有人清理。曾先生表示該處不屬於他們的工作範圍,故不會清理和滅蚊。
私人地方無權管 政府清潔難
平安里的盡頭佈滿雜物,上有帆布遮蓋,容易積聚積水。(攝影:梁穎端)

平安里的盡頭佈滿雜物,上有帆布遮蓋,容易積聚積水。(攝影:梁穎端)

 

與此同時,私人地方亦是難以滅蚊的地方。大埔平安里的盡頭佈滿雜物,包括:多輛單車、破爛椅子及舞獅表演用具等,上有帆布遮蓋,容易積聚雨水。此外,一道無蓋溝渠貫穿整條街道,當中積水處處,更有煙頭等垃圾阻塞去水位,環境有利蚊蟲滋生。劉勇威指,礙於平安里是私人擁有,涉及多個業權,政府不能派員清理,令其成為區內蚊患「黑點」。
副稿:專家促成立中心統一滅蚊 冀10年內研發疫苗
台灣將成立國家蚊媒傳染病研究所,強化監測及預警系統。香港蟲害控制從業員協會會長梁廣源建議政府改組部門,成立專責處理蟲害的中心,統一進行滅蚊工作。另外,他指白紋伊紋的卵遇上適合溫度和接觸水時才會孵化,即殺滅一隻過冬蚊幼蟲,等於殺滅數千隻成蚊,故此冬季滅蚊不容忽視。
登革熱個案數字連年上升,大多為外地傳入個案。若患者被白紋伊蚊叮咬,該蚊再叮咬他人,登革熱便有機會在港傳播。近年蚊患問題嚴重,但香港現時沒有註冊的預防登革熱疫苗。香港感染及傳染病醫學會會長蘇文傑指,登革熱有4種血清型,疫苗需同時預防4種血清型才有效,因此研發疫苗有一定難度。他指研發疫苗的嚴謹性很高,需要長時間研究,期望10年內可以成功研發預防登革熱疫苗。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seven =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