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Navigation Menu

香港浸會大學傳理學院新聞系學生刊物

安老院舍頻涉種票 團體選舉日守黑點

安老院舍頻涉種票 團體選舉日守黑點

早前有媒體翻查選民登記冊後,發現多間安老院舍選民人數激增,但部分新登記的長者對成為選民毫不知情,事件懷疑涉及安老院種票問題。在過往的選舉中,涉嫌利用長者種票的事件時有發生,有學者認為現今的選民登記制度及核對制度過分寬鬆,容易被個別人士種票,當中尤以安老院社因商業利益或經營者本身的建制背景,較容易成為種票的溫床。有社福界團體更因此成立社工選舉監察隊,在選舉日派員駐守種票黑點。

記者、攝影:冼康琳 編輯:林子晴

登記寬鬆易種票 院舍或作「順水人情」

理大應用社會科學系助理教授鍾劍華表示,現今選民登記制度漏洞擴大,令刻意種票的事件更易發生。鍾指選民登記制度只建基於信任,由市民自行申報個人住址,選舉事務處將通知書寄至相關地址,市民在選舉當日再帶同證明文件到通知書指定的票站投票,「原則上登記制度沒有問題,但事實上現今登記程序過份寬鬆,單靠市民誠實申報,無需任何住址證明,形成嚴重漏洞。加上現時的核對制度寬鬆,僅作少數抽查式核對,令種票事件瀕生。」鍾又指安老院社的種票問題尤其嚴重,「院社會因為商業利益或經營者本身和建制派千絲萬縷的關係,而決定作『順水人情』,利用長者種票。部分長者自理能力差,認知程度又低,根本無力反抗。」

曾在大埔一間私營安老院社任職接近十年的年姐表示,曾聽聞安老院社種票,她曾於該院社內目睹有團體在選舉前協助長者登記成為選民,並於選舉當天以多部七人車接送長者前往票站,「我只是一個小員工,不清楚該團體的背景。但每逢選舉前就會有一班人士來到院社替尚未成為選民的長者登記,選舉當天亦會逐一接送長者到不同票站投票。」但她坦言部分院友年紀相當大,視力亦欠佳,「我覺得這些長者平常並不關心政治,連新聞節目亦絕少收看,我相信他們的投票意欲應該不大。」 但她重申自己不確定種票的定義,因此未能肯定事件是否種票。

 

社總組監察隊訪院舍 業界:如種票應嚴懲
面對私營安老院社種票問題,香港社會工作者總工會(下稱「社總」)成立社工選舉監察隊,希望防止私營安老院社的長者在受影響情況下投票,亦確保長者的投票權不受影響。社總理事倫智偉表示在上屆區議會選舉後產生成立監察隊的念頭,「據我們所知,上屆區選有許多不同的組織亦有進行類似的監察,但個別組織在是次立法會選舉中忙於替自己支持的候選人拉票,因此我們希望承接他們的監察工作。」
倫指出,選舉前會加強宣傳,「鑑於近日有傳媒揭發多間老人院舍選民人數激增,我們會在週末到訪相關的院社,派發傳單予探訪長者的家人,警惕他們在選舉當天留意自己的長者會否被利用種票。」社總亦會在選舉進行前搜羅一些種票黑點,並在選舉當天分配人手在有可疑的院社駐守,「當監察隊目睹有車輛多次來回接送長者就會上前質詢,亦會聯絡報章跟進事件。」倫智偉認為,要杜絕私營安老院舍被種票,政府要加強宣傳及做好把關的工作,「社署應在安老院舍推廣長者投票權利,亦應該嚴懲與種票事件有關的院舍,取消他們的牌照。」鍾劍華則建議,政府需要禁止個別團體集團式地運送長者前往票站投票,只容許親屬或擁有長者授權書的人士才可陪同長者前往投票,鐘續建議政府應強制市民在登記時出示住址證明。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wo × =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