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Navigation Menu

香港浸會大學傳理學院新聞系學生刊物

遠走高飛 — 專訪周浩鼎、黃容根

遠走高飛 — 專訪周浩鼎、黃容根
立會選舉前夕,手執建制派牛耳的民建聯接連爆出有成員退黨消息。有傳言指是後起之秀氣焰太盛,迫使「前輩」不得不退場遠走;亦有人猜測是老黨員不甘未能再振翅高飛,憤而離席甚至倒戈相向。《新報人》這次邀得黨內兩代隔空對話,仕途高飛的周浩鼎指希望成為「僕人領袖」;而被迫「遠走」的黃容根雖已離開民建聯,但仍然心繫舊東家。

記者、攝影︰羅智堅 編輯︰黃心悅 

建制新星首戰超區 周浩鼎︰盼推動港進步
現任民建聯副主席、37 歲的周浩鼎,連續三屆當選青年民建聯主席,在黨內的政途可謂「扶搖直上」。2 月的立法會新界東補選,他在選舉論壇上拋下一句「香港不是這樣的」,再灑淚「一哭成名」,不少網民關注民建聯熱捧這顆「政治新星」。他在今屆立法會選舉以264,339 票奪得超區議席,他在 Facebook 直播片段中道謝,並希望推動香港進步,「讓大家有好的生活環境。」

根據民調結果,周浩鼎於選前被視為與民主黨鄺俊宇爭最後一席,所得票數以尾二入選。

根據民調結果,周浩鼎於選前被視為與民主黨鄺俊宇爭最後一席,所得票數以尾二入選。

周浩鼎指在讀書時期已萌生從政念頭,1995 年,他隻身到英國寄宿學校讀書,人在異鄉曾遭受白眼,他稱當時有「很大感受」,盼望「祖國能早日強大,不再被人小看。」當日的心境,成為他政治信仰中的「核心價值」。他續說,小時候受中文老師薰陶,培養出對中國歷史的興趣,民族認同感因而油然而生。向來在訪問中表現得相當圓滑的他,更少有地自誇,他當時掌握的中史知識絕對比同齡人來得豐富,為此感到相當自豪。回流香港工作後,他未忘當日從政夢,「當時我早已懷疑自己是否甘心一世打工,常想既然有意願(從政),就應該趁年輕把心一橫早點開始。」後來,他毅然辭去工作,加入民建聯,並於香港大學專業進修學院修讀法學課程,其後通過法學專業證書(PCLL)考試,為全身投入政壇鋪路。周浩鼎獲得主席李慧琼與一眾元老器重,去年獲委任成為最年輕的副主席。

周浩鼎認為,2047 年後應繼續實行「一國兩制」,因這是「對香港最好的選項」,他續說,即使有人認為一國兩制有問題,「最多都是在『一國兩制』裡面找出問題,而不是推倒它。」周浩鼎提出對港獨的擔憂,認為此舉「好衝擊《基本法》的概念」,他強調《基本法》第一條說明香港是中國「不可分離的一部分」,「如果你們覺得『一國兩制』是一個好模式,為甚麼還要提倡港獨,衝擊《基本法》呢?基本法保障我們很多權益,如集會自由、言論自由等。」談到選舉管理委員會取消主張港獨人士的參選資格,是否涉及政治打壓及剝削參選權,周反問,「你明知港獨已違反《基本法》第一條,何必還要參加(選舉)?」,認為選舉主任只是「依法辦事」。

談「雙根」退黨風波 否認黨內分裂
不過,被問到「雙根」(鍾樹根及黃容根)退黨風波時,周浩鼎臉色一沉,表示「個別人士的不滿與退出,是受各種客觀因素與個別事件影響,不能因此斷定李主席(李慧琼)或一眾生力軍不夠資歷而引起分裂。」對於舊黨友黃容根退黨挑戰黨友何俊賢,競逐漁農界立法會議員席位,周不忘為何俊賢護航:「根叔(黃容根)有他的觀察,我不便評論。但我亦聽過有新界居民讚賞他(何俊賢)的工作,指他有很認真跟進問題,大家評價他能力時應客觀一點。」他強調,民建聯尊重資深黨員意見,不會因新舊交替而忽視前輩聲音。

退黨老人無緣議席 黃容根︰祝對手自求多福
時間撥回至 7 月,正當民建聯資深黨員鍾樹根收回退黨決定,甘願屈居名單次席之際,作風低調、現年65 歲的黃容根(根叔)卻毅然宣布,退出服務近 25 年的民建聯。根叔向昔日被視為其「徒弟」、競逐連任的何俊賢下戰書,誓言要奪回曾雄霸三屆的漁農界立法會議席,惟根叔以 35 票不敵獲得 98 票的何俊賢,根叔在電話筒中冷笑,向何拋下一句,「祝他自求多福,好自為之。」

漁民出身的根叔指,他初時沒想過從政,但他早於80 年代末便開始為漁民爭取福利,例如幫助漁民子女就學和申請公屋,「當時純粹希望服務漁民,根本對政治沒太大興趣」。直至 1991 年,大批漁民入住太和邨,他憶述當時大批居民慫恿他參選,他就順勢參選區議會並當選,展開從政生涯,其後在朋友介紹下於 1993 年加入民建聯,曾擔任民建聯大埔支部主席一職。即使已退出民建聯,根叔表示「我還記得自己黨員編號是210,現在(黨員)已經過萬了。」

稱上屆「非自願交棒」 斥何俊賢無心為民
問及離去的因由,總帶含蓄微笑的根叔忽然認真地說︰「何俊賢做不到實事,又目中無人,我免得黨難做,所以出來選。」追問下,他指上屆立法會選舉時,「非自願交棒」予何俊賢,其後根叔與漁民接觸,得悉何的表現「未如人意」時,他曾於 2013 年向黨內高層反映,惟事件不了了之。

根叔又直言,即使他「非自願交棒」,亦不介意由何俊賢接棒,但不滿何從沒有和他溝通,更批評何「無心幫助漁民」,「有漁民早於 2012 年便希望約他見面,但至 2015 年都無法見到他,最終漁民在村外掛出『何俊賢不代表我』的橫額方獲接見,你說這樣是對待選民的態度嗎?」

黃容根落敗後向俊賢何拋下一句,「祝他自求多福,好自為之。」

黃容根落敗後向俊賢何拋下一句,「祝他自求多福,好自為之。」

黃︰未來或尋覓接班人

對於民建聯是否出現管治問題,根叔認為黨內領導層須反思有否忽略資深黨員的感受,以及會否背離了民建聯一直以來的理念,「以往民建聯較著重社會服務,但現時感覺較為過於著重和政府合作。」他又指,他感受到有部分新黨員加入民建聯,是「貪圖」民建聯能成為加入政府的捷徑。

然而,根叔表示仍感謝民建聯多年來一直協助他服務社區,他更向昔日舊東家保證,假如日後有機會再次擠身立法會,仍然會「幫民建聯口」。「永不言休」的他續說,雖未能獲選,但會考慮培訓接班人繼承其衣砵。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seven × 6 =